投稿邮箱:qlfzzk@126.com QLFZW@126.COM 新闻热线: 0531-82068506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分 站:济南|青岛|东营|威海|烟台|淄博|潍坊|临沂|济宁|枣庄|莱芜|泰安|德州|日照|聊城|滨州|菏泽
商务频道:三农频道 | 旅游频道 | 汽车频道 |艺术频道 | 招商频道 | 律师频道|娱乐频道 | 社会频道 | 文化频道 | 新浪微博
您现在的位置: 齐鲁法制网 >> 资讯 >> 社会新闻 >> 正文

三无渔船携至少8人失踪百日 各部门推诿卸责

时间:2010/12/6 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新京报

一条黑船的黑色之旅

三无渔船“辽东运2033”携至少8人失踪至今百日;无相关部门认为属自己管辖

渔船“辽东运2033”第一次正式出海,再没回来。船上至少有8人,近100天过去,家人没有他们的消息。家属们希望“生或死”有个明确结果,不过报案“处处碰壁”。对于这条无捕捞证、未年检、船籍未过户的船只,没有相关部门认为调查事故属自己职责范围。记者调查发现,在管控政策下,这样的黑船在黄海边不少见。相关部门称监管存在现实难度。而对于海边村民来说,上船干活是他们主要经济来源,虽然不断有人在海上沉没。

这是一艘改装而成的灯光捕鱼船。

船长33米,铁壳,船身深灰黑色。船号“辽东运2033”。

灯光捕鱼船靠灯光诱捕。它要行驶在漆黑的大海上,靠两束巨大的灯光吸引鱼群,然后下网捕鱼。

渔民们说,夜越黑效果越好,月圆夜反而不能作业。月圆之前,渔船一般都会回港休息。

“辽东运2033”起航前,大部分船员家属都接到了电话。他们说会在半个月后、中秋节前回家。

8月31日上午10点,“辽东运2033”从山东石岛出海。

这是这艘灯光捕鱼船的第一次正式出航。

驶入大海后,再无消息。

【出海】

8个男人和一条船

8月31日,是黄海渤海休渔期的最后一天。第二天12点,为期3个月的休渔期将结束。

渔民们说,开海后的第一网被看得很重,有人形容“一网鱼虾一网金”。

从记者的调查看,“辽东运2033”上至少有8人。

船主是47岁的潘福华,原是辽宁庄河市(大连下辖县级市)人。年轻时在辽宁一家国企做过船员,在国外做过轮机长。回国后买过一条木船捕鱼,船去年沉在了海上。

潘福华的堂兄潘福多介绍,潘福华在“辽东运2033”上投入很多,买船就花了63万元,还买了全新的渔网、灯具。“这些钱大多是借贷的。”潘福多说,遇上收成好的年头,预期两年能回本。

船上的大副是58岁的郝言岭,庄河市大郑镇人。他也是船上年龄最大的。

郝的老伴庄桂英说,要不是欠了一屁股债,他不会出海,“海上都是受罪的活”。庄桂英说,“老头子常说,再干2年把债还完了,再不干了。”

上船前,郝言岭在黄海边林生船厂做木工。潘福华力邀他,5个月开工资2.8万。

船员里有48岁的安景龙。大连庄河市栗子房镇协成村人。船上还有同村42岁村民李天福。

安景龙原本在别的船上干活。据安妻介绍,潘福华开的工钱(半年)高1000元,于是他专门跑去补缺。家里两个女儿的学费靠他挣,大女儿安晓迪读高专,一年学费2万,小女儿在读中学。

8人里最年轻的是谢巍,28岁,辽宁开原人。有个21个月大的女儿。

他是由岳父王财介绍给潘福华的。其妻王珊珊说,他出门前说好,半个月后上岸。

在“辽东运2033”出海前,石岛渔港电焊工李玉林曾在船上工作了5天。他回忆,还在船上见过一个叫金成万的朝鲜族男子和两个部队转业的小伙子。

8月31日上午9点,船起航前,王财去送女婿。谢巍说了句“爸,我出海了”,便上了船。

这一天,庄桂英接到郝言岭电话,说半月后回来。

王财记得,当天天气晴好,港内无风。

他看见潘福华站在船头,两人还挥了挥手。

当天10点,中央气象台发布预警,受台风“狮子山”等影响,黄海海域有7至9级大风中心风力10至14级,提醒海上船舶注意避风。

没有人知道“辽东运2033”是否收到了预警信息。

这艘船在天气预警的同一时刻,起航了。

【失踪】

出海后再无消息

离港前,“辽东运2033”在山东荣成市(威海下辖县级市)石岛渔港,停泊20多天。

据王珊珊等人讲,船8月6日从庄河出港,中途试了次网,网破了。8月10日船到石岛渔港休整。其间,更换了渔网和船的电机。

潘福多说,渔船多是两艘一起出海,相互有个照应。而“辽东运2033”是只身出海的。

船出海次日,安景龙的女儿,23岁的安晓迪注意到一条新闻。9月1日,一艘渔船在韩国泰安西格列飞岛以西68海里处,与韩国HC海运公司一艘1250吨级货轮相撞后沉没,船员全部失踪。

安晓迪说,自己当时担心了一下,随即想“海那么大,船那么多,不可能是我爸的船”。新闻看过也就过了。

半个月很快过去。

9月22日,中秋节,安晓迪和母亲没接到电话。拨打安景龙的手机,无法接通。母亲说,可能还在海上,没有信号。

安晓迪说,父亲最多时候曾在海上待了一个多月。她们也就继续等待。

船员安景龙和李天福所在的庄河市协成村,是一个站在家门口能看到大海的村庄。

老村支书李庆荣介绍,村里1500多人,人均年收入不足5000元,主要靠男人在海上挣钱。全村劳动力410多人,常年漂泊在海上的有300多。

要秋收了,在庄河市大郑镇大郭屯村,58岁的庄桂英有点急了。她等着郝言岭汇钱回家,好雇人收庄稼。

每次打电话都不通,庄桂英觉得“心里整天七上八下的”。

国庆节期间,安晓迪每天给父亲发短信,每条都显示发送失败。打电话,提示已停机。她和母亲意识到:出事了。

安晓迪说,她回忆起此前的新闻,怀疑当时韩国船撞沉的或许正是父亲所在的船。

据庄河的船员介绍,庄河一带灯光捕鱼船习惯在80渔区附近海域作业。从海图上看,这里位于石岛东部海域,紧邻威海以北港口到韩国釜山的商船航线。而韩国船只与渔船相撞地点,在附近海域。

11月24日,中国驻韩国大使馆一名领事告诉记者,9月1日事发海域只发现一件救生衣,上面有中文,判断是中国渔船,但没有船只和船员信息。目前国家海事、渔政部门正调查此事。

【寻找】

“搜救已无意义”

其实早在9月初,有关“辽东运2033”出事的传闻,就在离庄河200公里外的山东石岛渔港传开了。只是,身在辽宁的家属们不知情。

在山东石岛渔港,海产代理商娄殿军,曾四处打听潘福华的消息。

潘福华的船是从他手里买的。11月21日,娄殿军说,潘福华向他借了15万元用来更换电机,并答应将捕的鱼交给他代理,冲抵借款。

“奇怪的是,一个星期过去了,两个星期过去了,一条鱼都没等到。”娄殿军介绍,鱼在船上最多放5天,渔船捕鱼后会交给海上收购船,然后继续作业。

娄殿军托海上收购船打听,传回消息:没见过“辽东运2033”。

海上,另外一条灯光捕鱼船“辽庄渔65087”的船主李保河,跟娄殿军一样着急。

11月21日,“辽庄渔65087”上的一名船员李军昌说,8月31日中午,他们从庄河出港,中途,潘福华用无线电联系过李保河,双方约定在80渔区附近海域碰头。

9月2日,李保河的船到达约定海域,没见到潘福华的船。

“潘福华船上的通讯设备齐全,对讲机、卫星电话都有,但全不通。”李军昌说,李保河曾四处寻找,最远找到福建海域,没结果。

“船上食物顶多维持一个月。”娄殿军分析,船员出海时都穿着短袖,不可能在海上坚持到现在,“肯定出事了”。

在辽宁庄河,安景龙家人“慌了神”。安晓迪说,家人突然发现,船主是谁、家在哪里,一概不知。

10月13日,渔船失踪的消息传到相邻的协成村后,庄桂英才知道出事了。

按船号,家属们推测船籍在丹东东港。

10月14日,郝言岭的儿子和侄女找到东港海事处。对方回复,查不到相关信息。

再到丹东海事局。在这里,家属们得知,船主潘福华的妻子刘华9月下旬已报警。

11月24日,丹东海事局监管处处长李志说,家属的确报了警,但对渔船作业区域、人数、出事海域,都不知情。

李志说,船只出了事故,海事部门接到报警后都会立案并进行搜救,但前提是有确定时间和地点。他说,报案时间很关键,超过72甚至120小时后,从理论和技术上讲,“搜救已无意义”。

“家属说,渔船习惯做法是到80渔区作业,但这局限于习惯,并没有目击者看到。”李志说,刘华报案时已和渔船失去联系快一个月,海事部门无法展开搜救。

他说,丹东海事局登记有“辽东运2033”的信息,但船主显示为孟庆东,看不出与潘福华的船有关系。

他说他曾找过孟庆东询问船的下落,孟只说“船没了”。

[1] [2] 下一页

文章录入:qlfz001    责任编辑:qlfzw 
网友评论: 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评论内容: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(直接或间接导致的)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 关于我们 | 广告投放 | 招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8 soundslikesweene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本网法律顾问 曹德金主任 版权所有 齐鲁法制网  

    鲁ICP备10208562号-5  网警备案编号:370100290016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