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qlfzzk@126.com QLFZW@126.COM 新闻热线: 0531-82068506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分 站:济南|青岛|东营|威海|烟台|淄博|潍坊|临沂|济宁|枣庄|莱芜|泰安|德州|日照|聊城|滨州|菏泽
商务频道:三农频道 | 旅游频道 | 汽车频道 |艺术频道 | 招商频道 | 律师频道|娱乐频道 | 社会频道 | 文化频道 | 新浪微博
您现在的位置: 齐鲁法制网 >> 资讯 >> 法网展播 >> 正文

发廊女化为魔爪下的冤魂--一次永远不能忘却的讯问

时间:2011/2/28 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齐鲁法制网

    本网讯(通讯员 赵玉刚)作为从事侦查监督工作的检察官,长年和各类犯罪嫌疑人打交道,十几年来办理了几百起刑事案件,和犯罪嫌疑人面对面的较量过成千上万次。事过境迁,犯罪嫌疑人的种种表现大多在记忆里模模糊糊了。然而,对那次办理发廊女路英被害案时,在庆云县看守所讯问杀人不眨眼的“色魔厉鬼”张平的情景却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。

    2004年2月7日晚,庆云县新兴路“乐浩发廊”的女老板被扼颈身亡。当时她仰面躺在床上,赤身裸体,下身留有精液。房间零乱不堪,被翻动,疑是抢劫杀人。数月后,犯罪嫌疑人张平被抓获归案。2004年7月15日,公安机关向庆云县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。我作为办理该案的主办检察官,在审阅了案卷材料,核实了有关证据,做了充分准备后,和法警前往庆云县看守所,对涉嫌抢劫、杀人的张平进行讯问。

    张平被看守民警带到第二讯问室。他穿着印有“庆看”字样红色囚上衣,戴着铮亮的手铐和沉重的脚镣,低着光头,佝偻着身子,一副唯唯诺诺的表情,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凶神恶煞、青面獠牙的模样。他坐在被限制走动的专用坐椅上,讯问开始了:

    检察官:说说你的基本情况?

    张平:(仰着脸,面对着我们)我叫张平,男,35岁,汉族,初中文化,河北省廊坊市人,是农业户口,没有正当职业,我有父母、妻子和儿女。

    检察官:你是因为什么被刑事拘留的?

    张平:因为杀了一个女的。

    检察官:你详细地交代当时作案的经过?

    张平:(长叹一口气)咳!好几年了,那年冬天,我在家闲着没有事,媳妇让我出来挣点钱,好养家、过日子。我只身来到天津市大港区,想去厂子、或饭店打工,找了好几家,因为我没有手艺,又嫌脏怕累,人家不要我。我带来的钱快化光了,还没有着落,非常着急。有一天,在我住的旅店里遇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,他叫吴浩,是本地人。他说他干的是既不用受累,又来钱快的营生。我问他干什么?他诡诡秘秘的说:‘顺手就偷,不顺手就抢 ’。他让我和他一块干。这可是犯罪呀,我不同意。他又说干这个只要脑瓜灵活,手法巧妙,保证出不了事。出事的都是那些蠢蛋们。我信以为真了,就和他入了伙。起初小试几次,屡屡得手,我欣喜若狂。后来,我越干胆越大,越干越上瘾,越干下手越狠。几年下来,虽然获得了许多不义之财,但都随着吃喝嫖赌,挥霍光了。

    今年农历正月里的一天,我和吴浩来到山东省庆云县寻找作案目标。这是我首次来庆云县。我们住进县城文化路一家旅馆。起初想杀死这家的店老板,抢钱,抢值钱的东西。住了几天,在伺机下手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那女老板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孩,小女孩很乖巧,样子可爱极了,经常叫我们叔叔、伯伯。杀了她的父母,这个孩子就成了孤儿,多可怜,算了,另寻目标。

    不管白天,或者黑夜,我们到处溜达着踩点,几天下来,发现新兴路东部,靠近农行的那块有一家“乐浩发廊”,一到晚上,这里进进出出的人不少,都是些男子。我进去看了几次,发现那老板是个女的,四十来岁的样子,高高的个子,瘦瘦的身材,白白的脸膛,说话娇里娇气的,颇有姿色。这里就一间房子,中间用布帘隔开,前面是理发场所,后面有床,有褥子,有被,是睡觉的地方。我想这里肯定是地下‘淫窝’,那女的肯定是个卖淫女。卖淫女都有钱,只要下手狠,准能发财。我们决定就抢这家了。

    那天晚上,我和吴浩首先来到一家水饺酒馆,每人喝了半斤“二锅头”,晕晕糊糊的,胆子大了不少。这时已是晚上十二点多了,下手的时机到了。我们来到“乐浩发廊”门前,吴浩在外面望风,我个人敲门,进了发廊。我只和那女的简单地交谈了几句,就上了她的床。事后,我突然狠了狠心,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。因为没有灯光,我看不到她的痛苦表情,她只是舞了舞胳膊,蹬了蹬腿,就再也不动了。我掐了足有一二分钟才松开手,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了。我穿上衣服,把吴浩叫进屋来,打着手电筒,把整个屋子翻了一遍,仅从褥子下面找出一百多元来。我又从她脖子上解下一条金项链、从她的手指上撸下一枚金戒指。

    我们走出店外,锁上门,回到旅馆。在旅馆里,我睡不着啊,刚才发生的场景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脑子里闪来闪去,我感到非常害怕,恐怖。次日我们离开庆云县。

    后来,我们来到河北省廊坊市,我和吴浩又抢劫了一家发廊,把人家女店主打伤了。这次案发了,被警察逮着了。我把在庆云县抢劫杀人的事也供了,作下这么大的罪孽是瞒不了的。

    我被押到庆云县看守所,后来听办案民警说,被我掐死的那女人是黑龙江省的,她家里有男人,还有两个读书的孩子。她家里非常贫穷,为此才出来……因为没有钱,她春节都没有回家。咳!(他低下光头,又长叹一口气,眼圈开始红了,泪水扑簌簌的往下流)我作孽啊!就是枪毙了我,人们都不会解气。

    检察官:你犯下这么重的罪,对这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

    张平:我犯的是死罪,政府假如判处我死刑,我罪有应得,这是我的报应。我身体非常健康,平时感冒都很少,我要求被执行死刑后,把我身上的零件――心、肝、肺、肾等都通通卖掉,把所卖的钱赔付给那女的家人,我对不起人家,能赔些钱我死也瞑目了。

    检察官:你对于你的家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

    张平:我有父母、妻子和孩子,我对不住他们。我的父母都已经七十多岁了,需要有人照顾,我不能尽孝了。我的孩子还在念书。他们是杀人犯的孩子呀,这将影响他们一生。我希望他们尽快把我忘掉。假若世上有后悔药,我将重新再来;假若有来生,我是坚决不走这条道路的。

    他又开始流泪,又开始啜泣,突然,他“啊--!”一声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哀鸣。

    无辜的发廊女在魔爪下化为冤魂。他,张平,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在忏悔。忏悔对他来说已经没有用了,但可以警示他人:一个不珍惜他人生命的人,最终也葬送自己!

    讯问结束了,张平用颤抖地手在讯问笔录上签了名字,并颤抖着在上面摁了手印。

    后来,他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同伙吴浩被判处无期徒刑。再后来,他在庆云县境内的马颊河畔上被执行了死刑。

    那次讯问让我刻骨铭心,永远不能忘却。我忘不掉发廊女被扼颈惨害的场景;更忘不掉“吃人的魔鬼”那低声长叹,那一阵阵啜泣,那一声声哀号,那迟来的忏悔表情。

 

文章录入:qlfz    责任编辑:qlfz 
网友评论: 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评论内容: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(直接或间接导致的)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 关于我们 | 广告投放 | 招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8 soundslikesweene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本网法律顾问 曹德金主任 版权所有 齐鲁法制网  

    鲁ICP备10208562号-5  网警备案编号:37010029001638号